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色-江湖

角落里的中国、中国的角落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《色-江湖》:中国故事里的角落、角落里的中国故事。 所有图文,除注明外,均属原创。作者江南(微信:sunwing2000),苏州人,电子工程师。 博客图文,个人转载或引用时,请注明来源。商业运用请联系本人。 E_mail:freewing2000@hotmail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传心---老油坊的故事  

2015-04-23 19:41:52|  分类: 华东(闽赣鲁皖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传心:老油坊 - 游侠江南 - 色.江湖

昏暗的百年老屋,哑巴师傅奋力推动着石锤,一下一下,重重地敲在木扦上。
这个看似单调的动作,哑巴师傅每天要重复数百次。
数百斤的石锤,是用粗粗的牛皮绳吊在专门搭建的大木架上的,伴随着每一次重重的锤击,百年老屋那透光的房顶上,灰尘也随之震动得簌簌下落。
这是一家残留至今,还采用完全传统压榨工艺的百年老油坊。
 
传心:老油坊 - 游侠江南 - 色.江湖
  
胡师傅在把烘干好的油饼往油槽里装,按照师傅们的叫法是“踩枯入榨”,下一步的工序就是打油了。

老油坊位于皖南,据掌柜说,始于嘉庆年间,迄今已有两百多年。
老乡们说:这种木机里榨出的菜油,与机械压榨的菜油,有很大不同。它颜色金黄且味香,热度低,桶底没有菜籽沉淀物,而且搁置时间也比机榨的菜油要长。特别是倒进锅中,总有一种菜油的芳香。

心传 - 游侠江南 - 色.江湖
 
老油坊连掌柜和在柜台卖油的伙计加起来,一共只有六个人,四个师傅在油坊里劳作,烧火、蒸籽、打油、压榨都各有分工。这里面,老胡是多面手,有时候,还得负责门市上的杂事。
来这里榨油的,是十里八乡的乡亲们,都是自家田地里收上来的菜籽,丢到老胡这里就自个儿忙去了。

心传 - 游侠江南 - 色.江湖

老胡最近有些烦,为了孩子的事情。
老油坊老了,面对高效率高科技的现代化榨油设备,老油坊还能否存续下去,本身就是一个问题。老胡打了一辈子石锤,可孩子们谁也不愿意在小山村里继续这种“破破烂烂”的手艺,毕竟,外面的世界要精彩得多。

心传 - 游侠江南 - 色.江湖
 
石锤一下一下,重重地敲在木方上,和着心跳和老胡发力时的号子声。
这是一个激情飞扬的时刻。

心传 - 游侠江南 - 色.江湖
 
哑巴师傅和老胡在忙碌着。
打油的工序,是在油槽排好两层的木方,这木方称为“进尖”。石锤先把下层的“进尖”全部打入后,再排好上一层的“进尖”,上层“进尖”打入后,下层的“进尖”松了,再排好打下一层继续打,如此循环往复,直到将油榨干为止。

心传 - 游侠江南 - 色.江湖

油坊里最忙的,是哑巴师傅。
哑巴师傅能听懂我的说话,只是不会表达,只能用咿咿呀呀的手势比划着。从十几岁到油坊学徒到现在,他在这里已经干了三十多年。
掌柜说:哑巴一身好力气!
确实,打起石锤那一刻,哑巴师傅似乎变了一个人,那百十斤的石锤,在他的手里,或正或反,或向或背,和木方撞击,发出有节奏的响声,宁静的作坊,此时也显得生机勃勃起来。

心传 - 游侠江南 - 色.江湖

木桶里是炒干后碾碎的菜籽。
下面就是要把这些加工过的菜籽放入木甑,将菜籽粉放入甑中后,用稻草挽一个结放在菜籽粉上面,然后加火蒸煮,这工序,就是大胡的手艺了。

心传 - 游侠江南 - 色.江湖

大胡在灶台上忙碌着。
这是老油坊最有技术的工序,也是最有说法的技艺:油菜籽碾成粉末之后,用木甑放入小锅蒸熟,所谓蒸熟,这标准,全部由师傅的人工操控。
油质的好坏、出油率的高低,全凭经验,一般没有两、三年的功夫,是不能掌握这道技术的。

心传 - 游侠江南 - 色.江湖

打油。
这油槽,又称为千牛榨。其形状是有四个特别的尖,两个为“进尖”,两个为“退尖”,约五寸厚。一头用铁箍包好。另有同样厚的木枋若干。
将菜枯装入这根整木凿成的榨槽后,槽内右侧装上两层木枋和木尖就可以开榨打油了。

传心:老油坊 - 游侠江南 - 色.江湖

老油坊的“主机”,就是这根粗硕的“油槽木”,长度差不多五、六米,直径也有一米多,想不出当初是哪里有如此大的成材的,可惜不知道这大树是什么材质。
树中心被挖出了“油槽”,油胚饼就填装在“油槽”里,在石锤一下下的锤击中,一缕缕金黄的清油就从油槽中间的小口流出。
作坊中弥漫着醉人的暖暖浓浓的油香。

心传 - 游侠江南 - 色.江湖

心传 - 游侠江南 - 色.江湖

不知不觉,我在这老油坊已待了一袋烟的功夫。渐渐地,石锤打击枣木尖的铿锵平息下来。
师傅们又开始忙着别的,除了收拾工具的声音,油坊一片缄默。

只是,那几缕穿过房顶的阳光,将这缄默分成了几份。原本这缄默都躲在阴暗的角落里,都附在满地散乱的稻草里,光线,不经意间打乱了这看似平静的沉寂

空气中浮动的浓浓的木榨菜子油香,这香气慢慢地浸润了我的身心,浸透了整个老油坊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1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