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色-江湖

角落里的中国、中国的角落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《色-江湖》:中国故事里的角落、角落里的中国故事。 所有图文,除注明外,均属原创。作者江南(微信:sunwing2000),苏州人,电子工程师。 博客图文,个人转载或引用时,请注明来源。商业运用请联系本人。 E_mail:freewing2000@hotmail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扬州,东寻  

2016-04-12 23:46:43|  分类: 华东(沪苏浙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扬州,东寻 - 游侠江南 - 色-江湖
 
春江花月玉笙歌,
不带江南半点愁。
我本湖海独行客,
一茶一偈下扬州。
几句自诹的歪诗念罢,先贴张小马驹的玉照,江水清兮,洗尘洗心。

扬州,东寻 - 游侠江南 - 色-江湖

我的扬州,这是一个风流早已被雨打风吹去的城市。
蹬着小马驹,我在老城无远不届的深巷里游走,这样窄窄的小巷,宽仅容一人过,在扬州的老城区里很多,巷子的名称、旧事,也有很多的故事,而今都渐渐地远去了。

一般在异地骑行,俺都会习惯性地带个小相机,一路上走走拍拍,找个乐子。
这回却没有。
片子都是随身的手机所照,乐视MAX,俺的评价是:不咋样。

扬州,东寻 - 游侠江南 - 色-江湖

扬州.皮市街
记忆里的皮市街,应该是宽仅六尺、弯弯曲曲如长蛇的,这回发现,老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拆迁改造过,现在是黄麻石铺地的单行道。
还记得,这条街,曾经串起了一连串有趣的地名:黑婆婆巷、芦刮刮巷、打铜巷、北矢巷、羊胡巷、羊肉巷……
可是这次,一个没找到。

是拆迁改造,让这些地名成了历史?

扬州,东寻 - 游侠江南 - 色-江湖

街口的烧饼店里,大师傅正在用刀背把核桃仁细细地敲碎,这是店里鸭油烧饼的馅料。
这实际是南京-安徽一带的做法。
不够精细。

要说烧饼,在扬州本地,最好吃的,是“草炉烧饼”-----炉膛里得用稻草,问题是,现在这稻草从哪里来?
自然只有失传了。
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。

扬州,东寻 - 游侠江南 - 色-江湖

看见爆米花的摊子,俺也不由驻足了半天,等着能听见“嘭”的一声,看小娘子们捂着耳朵笑着逃远。
然而失望了,等了半天,没有一笔生意来。
俺反倒担心起来,城管会不会来?

扬州,东寻 - 游侠江南 - 色-江湖

陌上花发缓缓归。
这几天天气不错,江边的油菜花大多已经落掉。俺在水边,还惊喜的看见两只燕子在啁湿泥准备作窝了。
远处是放虾笼的渔船,这水,是淮水,由此入江。

扬州,东寻 - 游侠江南 - 色-江湖

万福闸上,我把小马驹支起来,给留了个影。
闸西,是湾头镇,古名茱萸湾的古镇,按照清朝李斗《扬州画舫录》的记载,镇在扬州城东,由此摆渡大运河,到扬州城二十里。
古茱萸湾,是俺这次东巡的重点。
 
扬州,东寻 - 游侠江南 - 色-江湖

站在这圈门前,门上的石额还在,蜿蜒数百年的石板路依然保持着原样。
这处古意所在,在俺看来,也是一处文化的坐标。站在水边就像是站到历史的码头,人去楼空,历史远去,可是大水汤汤,不会老去。

转一个介绍:
在汉代茱萸湾就已形成。至隋代,隋炀帝开凿大运河,茱萸湾便成了从水路进入扬州的一个重要门户和漕运、盐运的重要港口。到唐代,茱萸湾更加繁华,是扬州城郊的一个商业经济发达和风景秀丽的地方,唐诗中有描述“落花逐流水,共到茱萸湾”。
宋朝以后,茱萸湾成了两淮盐运司专管码头,是京杭大运河从扬州向北十三道湾的头道湾,遂得名“湾头”,清代乾隆帝六次南巡均经过此地,并留有行宫。
目前湾头古镇老街上的房子多是明清时候的建筑,以前有很多玉器加工作坊。


扬州,东寻 - 游侠江南 - 色-江湖
 
推车走在茱萸湾的古道上,两旁是颓败的老屋、残破的碎瓦,和一水之隔的城区比起来,恍如隔世。

扬州,东寻 - 游侠江南 - 色-江湖

保障生灵门额。
这是与古茱萸湾相对的圈门,中间是砖石拱桥,还是青石板路延伸向远处。
要说的,是这座砖石拱桥,咸丰同治年间,在这里,曾经有过很多故事。

扬州,东寻 - 游侠江南 - 色-江湖

桥上北望,运河水波平如镜。
有谁知道,百十年前,这里曾经是太平军残部最后覆灭的战场?
当年,捻军遵王赖文光即在此与清军最后决战,遵王失败后藏身于桥洞下,被清军搜出,被凌迟处死。
关于这个事,犹记俺儿时听老人话起过,”闲坐说遵王“。
英雄已成城外土,而今惟有菜花黄。

扬州,东寻 - 游侠江南 - 色-江湖

码头的尽头,俺偶然一抬头,在这残破老屋竟然发现了这块石匾,题为道光戊戍年,主持僧重建。
俺查了一下,那是1838年的事情了。
隔壁的老人见俺看这块石额,告诉俺,寺里有很多”菩萨像“,都被那些伤兵砸掉了……俺有些疑惑,这些”伤兵“是什么兵?
老人说,是长毛啊。
哦。

此生只合扬州老,禅智风光好墓田。
有人说,这福慧禅寺就是禅智寺的旧址。

扬州,东寻 - 游侠江南 - 色-江湖
 
推着小马驹走在石板路上,四顾萧条。
有马头墙的大宅矗立在低矮破败的老屋群,吸引了俺的注意,走近去,这大宅的挂着门口“扬州文物保护单位,陈氏大宅”的牌子。
想不到,这里竟有相当不错的徽派建筑。
于是走了进去。

扬州,东寻 - 游侠江南 - 色-江湖

雕栏玉策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
这文保单位的大宅,门的隔扇样式还保留着清末民初的样式,只是已经显出了颓唐,很多的木柱也已经开始腐朽。
住在这里的,是河南来这里收破烂的租客。

扬州,东寻 - 游侠江南 - 色-江湖

有人来这里看过么?
有的有的,领导来过好几拨呢。
河南大嫂可能以为俺是来这里微服私访的印第安酋长吧,居然和俺聊起了起来:自从租了这房子后,抓漏花了多少钱、补玻璃花了多少钱、通阴沟花了多少钱……
原来的主人呢?
大嫂努努嘴:老太在隔壁呢。

扬州,东寻 - 游侠江南 - 色-江湖

二楼是另外一家租户,安徽来这里学玉器的。
湾头镇现在是家家玉作坊。这里历来就是扬州玉器工艺的集中地,而今“盛世”啦,玩玉器的人多,这里“洗玉”的工人多来自外地,因此这些老宅的住户们,多是别处来此的异乡人。
老屋不变,住户却如候鸟。

扬州,东寻 - 游侠江南 - 色-江湖

老宅的房东。
看大宅的外观气派,当年祖上真的是“也曾阔过”吧,而今这老屋,主体结构依稀还能看出些当年的影子。

扬州,东寻 - 游侠江南 - 色-江湖
 
无由的,竟想起了自己的老家,那水边的疏篱草屋、墙角的老槐蔷薇。

扬州,东寻 - 游侠江南 - 色-江湖

老人颤巍巍的,耳力也不好,不太懂俺的话,所问非所答、所答非所问。
俺也有些歉然,觉得打搅了老人家的生活,于是告退。
走出这古茱萸湾的石板长街,依然是春波碧水、绿柳黄花。

扬州,东寻 - 游侠江南 - 色-江湖

江边的土路,对俺的小马驹来说,此刻有点勉为其难。
这泥,是粘土,正是雨后不久,看上去路面是干的,骑上去,却很快车轮就被粘死,蹬也蹬不动起来,于是干脆下车推行还爽快些。
这一路,就是俺脚步的沙沙声,还有路边芦苇丛中的鸟鸣。

扬州,东寻 - 游侠江南 - 色-江湖

这水,是淮水入长江的干流,水阔水深。
因为不是运河主航道,除了捕鱼的小船,水面上漂着的,就是成群的野鸭了。
我在路边捡了几个石片,往水上扔去打了几个水漂。四周太静了,竟有些凄清。

扬州,东寻 - 游侠江南 - 色-江湖

不知不觉地,已经是暮色渐深。
在草地上坐了下来,看着水面,归舟漂在水面上,一动也不动,渔人早已经回去晚饭了吧。
背包里还有两张饼,于是掏出来吃了,看着水对岸那一片城市森林,也开始次第的亮灯起来了。

扬州,东寻 - 游侠江南 - 色-江湖

江风山月。
不想走不愿走,可终究还是要走的。就这样呆坐了半晌,俺站起来,以这扬州东的新地标双子塔为背景,给俺的小马再拍了一张,然后跨上坐垫,往城市里去。

这次东寻扬州,就这样转了一圈,却发现除了熟悉的一些名词,所有的片段已拼凑不起完整的记忆了。

那片笑声让我想起那些花儿,在生命每个角落,静静为我开着 。
往事已经被风吹走,散落在天涯,有些故事还没讲完,那就算了吧 。
那些心情,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 。

如今这里荒草丛生,早已没有了鲜花 。
只记得,那些走过的春秋和冬夏 ,
他们都老了吧?
他们在哪里呀?

(完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3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